当前位置:  首页 财经 详情

罗永浩“上市”梦碎

发布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12-04 20:40

天下网商记者 范向东 王诗琪

罗永浩又站在了聚光灯下。

罗永浩“上市”梦碎(图1)

他进军直播后,因质量问题发生了几次大规模退货。没想到这一次,自己被“退货”了。

12月3日晚间,尚纬股份(603333.SH)发布公告表示终止收购直播公司星空野望。在历经“跨界质疑”“利益输送质疑”以及交易所“严刑拷问”后,闹得沸沸扬扬的罗永浩关联直播公司交易案最终流产。

这桩交易曾被市场看作是罗永浩还债的重要一步。此前,罗永浩公开表示,其所欠的6亿元负债已偿还4亿元,剩余债务将在一年内偿还。如若此次交易成功,其弟罗永秀能从中套现1.82亿。

但现在,随着一纸“终止”的到来,罗永浩的“真还传”又要延期了。

尚纬股份给出的理由是“政策”上市梦碎,罗永浩该何去何从?

罗永浩交个朋友,罗粉却成了韭菜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11月8日,尚纬股份发布《股权收购协议》称公司拟以自有及自筹资金不超过5.89亿元,购买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星空野望)合计40.27%的股权。股权转让完成后,尚纬股份将成为星空野望第一大股东并实际控制,星空野望会成为尚纬股份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借壳”上市。

成立于今年4月15日的星空野望,法人代表和大股东均为罗永浩的老朋友黄贺,持股25.8%;此外,罗永浩的弟弟罗永秀持股17.2%,深圳小野科技有限公司(小野电子烟)持股14.36%。有意思的是,罗永浩也是小野电子烟联合创始人。

星空野望旗下子公司—成都天生骄傲科技有限公司—正是罗永浩直播电商主体“交个朋友专属店”店的背后者。另据“财经涂鸦”报道,罗永浩是以“成都星空野望未来科技有限公司”的主体,与直播合作的品牌方签订合同。

罗永浩“上市”梦碎(图2)

星空野望直播电商业务示意图

对欠债的罗永浩来说,这笔交易有望让他提前完成“真还传”因为星空野望被给予了超高的溢价。按5.89亿元收购标的公司40.27%股权计算,星空野望整体估值14.6亿,而截至今年9月其净资产仅为5192.48万。

如果成功收购,罗永秀能从中套现1.82亿。

“主播+上市公司”的造富剧本, 此前已有。今年5月,梦洁股份宣布与薇娅战略合作后,连续9个交易日斩获了8个涨停板。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A股至少有超过27家上市公司与薇娅或李佳琦相关联,并且获得过不错的涨势。9月,辛巴拟入股上市公司起步的一出,后者也接连涨停。

有资深股民告诉记者,尚纬股份通过这场交易拉高股价的痕迹明显,“老罗有企业家经历,粉丝里也有不少人炒股,因为信任老罗才会买这种平时连看都不会看的公司”收购发出后,甚至有股民在论坛中晒出满仓尚纬股份的截图。

不管是不是有意“割韭菜”对投资者来说,结果说明一切。在宣布收购后,尚纬股份连续3日涨停,但截至12月3日收盘,尚纬股份报收6.81元/股,股价较11月12日最高点下跌超30%。

罗永浩为了交友还债,一定程度上也在股民粉丝中败了一把人品。

高溢价背后,有什么猫腻?

星空野望成立于今年4月,10月就要“卖身”“这个行业很多人还是浮躁心态,挣快钱,寻求接盘和套现离场。”看到这场闹剧,一名直播电商的业内人士如此感慨。

罗永浩“上市”梦碎(图3)

而尚纬股份不仅给了罗永浩高估值高溢价,收购决策也可谓神速。

10月10日第一次接触、10月25日签署意向性协议、10月26日停牌,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内,尚纬股份就做出了收购星空野望的决定,尽职调查也只花了不到10天时间。

给出近15亿的高估值,尚纬股份这家做电缆的公司跨界收购一家成立不到一年的直播公司,真的是看上了直播风口吗?

未必。

在此次收购事宜公布后,尚纬股份便遭到交易所的“拷问”从跨界交易协同性,到公司二股东李广元向交易对方出让股权构成关联交易,再到公司收购资金从何而来等,均遭到上交所的问询。

其一,为了给尚纬股份大股东减持铺路?

根据交易协议,星空野望相关股东要以向尚纬股份的李广元收购股权。上交所质疑:“是否存在变相利益输送、其实际目的是不是为其(李广元)大额股份减持途经,估值溢价是否与上述转让股份的安排相关。”

李广元是尚纬股份创始人、董事长,2016年,李广元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行贿罪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判11年有期徒刑,现在还在服刑期间。

其二,截至今年第三季度,尚纬股份货币资金余额才4.39亿元,而以对价+上市公司股份协议转让的形式,买下星空野望,上市公司要付5.89亿元,钱从哪里来?

对此,尚纬股份三次延期回复。这也折射出交易背后可能存在的猫腻。

作为一家从事特种电线电缆生意的公司,尚纬股份很难与直播电商行业有。但尚纬股份也不是第一次动跨界并购的心思了,前有2015年收购圣达旗下峨眉仙芝竹尖茶跨界茶叶失败,后有2018年拟收购境外气动元件行业企业无疾而终。

换句话说,搭上罗永浩直播后,尚纬股份股价坐上过山车,而给星空野望高的估值溢价交易,可能使上市公司的原实控人借机套现。从这一角度看,罗永浩成了尚纬股份的“工具人”

只有老罗有风险,没有老罗不值钱

罗永浩上市梦碎,让人想起也曾上市搁浅、并且跟罗永浩有冲突的吴晓波。

去年,吴晓波旗下巴九灵也被上市公司全通教育终止收购,罗永浩称吴晓波“梦太大,他上市?我就靠啊,有没有搞错”而吴晓波曾在点评失利时,指出罗永浩犯了两个错—梦太大、入错行。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交易所对巴九灵交易的问询中提到“交易是否是吴晓波个人IP的证券化”而星空野望,也差不多全靠罗永浩一人支撑。

据公告披露,截至2020年10月31日,星空野望与罗永浩、戚薇、李诞、吉克隽逸、胡海泉、钱枫等艺人主播存在合作关系。都是耳熟能详的明星,但其直播带货的商业价值还没有确认,真正能稳定营业的“自家人”只有罗永浩。

罗永浩“上市”梦碎(图4)

而尚纬股份在公告中也直言,星空野望的业务对罗永浩存在较高的依赖,2020年9月前,星空野望仅与罗永浩建立了正式合作关系,2020年10月起,标的公司才陆续与上述其他艺人主播建立合作关系。

对赌协议中要求,星空野望2020年-2023年的净利润不低于6000万、1.13亿、1.5亿、2亿元,年均增速约为51%。2020年4月15日至9月30日在内的5个半月,星空野望营收3.69亿,净利润近4000万,净利率约为10%。如此看来,至少星空野望完成第一年对赌协议的难度并不高。

但围绕个人展开业务的商业模式,存在较高的经营风险。以辛巴为例,其个人影响力较大。今年九月,辛巴巨资入股做儿童服饰的起步股份,持股95%,起步股价随之起飞,但“燕窝变糖水”事件后,起步股份连续两日跌停,蒸发近13亿。

对罗永浩而言,直播带货是影响力的变现,能否持续盈利也是问题。

今年7月罗永浩带货量暴跌97%之说,引起热议。据新抖数据,罗永浩7月的两场直播,GMV已经降到一千万以下。而据红人点集数据,最近一个月,罗永浩开播21场,额最高为双11当天的1.3亿,最低为184万,波动明显。

罗永浩的产品越来越广,但很多返场或同类商品的,呈现乏力化。

这不是罗永浩一个人的问题。前国盛证券分析师、“零售凡话”吴凡在接受天下网商记采访时表示,网红可以持续提高一些“货”的率,比如服装、美妆、小生活用品,而目前卖的不少货超过了这个界限,比如空调等高价又低频的商品,“大网红议价能力过强,部分直播带货存在过度问题”

星空野望“只有老罗有风险,没有老罗又不值钱”这也是吴晓波、辛巴等面临的问题。为王小卤、空刻意面等品牌做KOL投放的尚叔也认为,直播带货领域过于依赖头部主播,大主播都开始做大带小的矩阵,其用意便在于此。

知名主播+上市公司=?

尚纬股份的终止收购公告中还提到:“国家市场和网信办等等多方面对直播营销行业做出规范。若相关新规正式施行,对标的公司所在直播行业发展具有较大影响。”

2020年,直播带货成为风口,但随着入局者增多,行业也呈现出复杂化、多层次化的局面,一些问题集中爆发。

据北京日报报道,在10月20日至11月15日二十多天监测期内,中消协利用互联网舆情监测共收集到“双11”相关消费维权类信息1430万条,日均信息量约53万条。其中,有关直播带货类负面信息33.41万条,日均1.24万条左右。

因数据造假、买完不让换等问题,不少主播也被部门点名。

此外,虚假流量也逐渐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尚叔表示,刷单现象严重,某些直播退货率奇高,有些主播甚至就相当于刷单的白手套。

近日,快手头部主播辛巴“燕窝变糖水”事件,让直播电商降温,同时也让针对直播行业乱象的愈发严格,间接地让“主播+上市公司”的模式多了变数。

网红概念股,短时间内可以为上市公司和带货主播进行加持,但跨界并购带来的双赢局面要持续化,更在于实打实的业绩。

主播+上市公司,可能会持续造富,也可能是昙花一现。看出发的初心,也看想要抵达的终点。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罗永浩

罗永浩,1972年出生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县(今和龙市),锤子科技创始人,曾先后创办过牛博网、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并著有《我的奋斗》一书。罗永浩于2012年4月8日宣布做智能手机,2013年3月27日发布基于安卓(android)的深度定制操作系统,2013年5月以4.7亿人民币估值获得7000万风险投资。2014年5月20日,罗永浩正式发布了锤子手机首款智能手机产品SmartisanT1。2014年8月27日晚7点,罗永浩和王自如决战“决战优酷之巅”,针对Zealer评测锤子手机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在视频直播中展开激烈的辩论。2014年12月6日,罗永浩在国家会议中心进行了《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系列的第四场演讲,并同时修改了自己的微博认证信息,从“罗永浩,锤子科技创始人”修改为“锤子科技CEO”。2015年1月中旬老罗正式结束了罗永浩英语(课程)培训学校,新中关9层的办公区现已转给楷德教育。老罗培训从2008年6月创办起到关闭,仅在2011年获得盈利。

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