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保险 详情

做出这笔交易的是巴菲特的热门继承人之一,在巴菲特的眼中

发布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7-06 21:02

巴菲特终于在危机期间捡到了 “便宜货”

巴菲特称,“我们为能将如此庞大的天然气资产组合添加到自身本已强大的能源业务中感到非常自豪。”

伯克希尔为何要在能源业务上率先出手?

这是自3月份新冠大流行引发市场崩溃以来,伯克希尔进行的首笔重大收购。在5月份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曾透露,伯克希尔已经囤积了1370亿美元的,且并未发现有吸引力的交易。当时,巴菲特称,“如果我们认为条件不错,我们会做出行动的,这将发生在未来的某一天。”

也就是说,收购道明尼旗下天然气资产是巴菲特认证的一笔“条件不错”的交易—事实上,做出这笔交易的是巴菲特的热门继承人之一、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董事长格雷格·亚伯(Greg Abel)他同时兼任伯克希尔·哈撒韦所有非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

亚伯多年来都领导着伯克希尔的能源业务,2013年伯克希尔以56亿美元收购西部电企NV Energy、2017年竞购德州最大输电公司Oncor Electric Delivery,亚伯都是背后的关键人物。

在巴菲特的眼中,能源业务是伯克希尔·哈撒韦非保险业务的“领头羊”之一。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经营着价值1000亿美元的公用事业、输电和发电业务,为超过1200万客户天然气和电力。

这笔交易大幅扩大了伯克希尔在化石燃料业务上的敞口。此前,伯克希尔已经拥有规模达到1000亿美元的能源业务,近8000英里的天然气传输网络以及近210亿立方英尺的每日运输能力。

同时,这笔交易也符合“便宜货”的特征:此前,美国天然气期货一度跌至25年来的最低点,此后仅略有回升,目前还在2美元下方挣扎。

做出这笔交易的是巴菲特的热门继承人之一,在巴菲特的眼中(图1)

伯克希尔、道明尼,两者背道而驰

不过,如果再从道明尼能源的角度来看,会发现它与伯克希尔能源公司正“背道而驰”

然而,这个管线计划招致了环境保护组织的批评与诉讼。虽然美国最高在6月份裁定杜克能源和道明尼能源胜诉,但由于官司的关系,天然气管道建造预期成本从45至50亿美元增加到了80亿美元。另外,如果管线完工,预期到2022年初才能运作,比原先计划的晚三年半。

与此同时,道明尼宣布,计划投资至多550亿美元致力于减排方案,包括可再生天然气、淘汰石油和燃煤电厂。预计到2050年,道明尼将实现碳和甲烷零排放的目标,同时打造成美国最大的零碳发电和存储投资计划。

由此看来,伯克希尔继续押注化石燃料的同时,道明尼能源向清洁能源方向又推进了一步。将管道和储存资产卖给伯克希尔之后,道明尼几乎完全退出了天然气运输业务。

可以说,这笔交易背后实际上是能源行业里传统化石燃料与新生清洁能源的一次较量。谁会是赢家?至少在彭博分析师看来,未来数十年来,核心公用事业领域仍将大量燃烧天然气—只不过和环保压力也会越来越大。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伯克

“伯克”系突厥语音译,意为“首领”、“管理者”等。原为突厥汗国的官号,初见于8世纪的突厥文碑铭,为显贵和统治者的尊称。古代维吾尔族中也有“伯克”这一名称的官职,世袭制。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清朝平定大小和卓叛乱后,“伯克”制度加以改革,废除世袭制,作为对新疆地区统治的基层行政制度。光绪十年(1884)新疆改建行省,以州县制代替维吾尔族地区的伯克制度,但仍保留伯克的品级。另有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西北部城市伯克。

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